控告黑势力、打击保护伞!

——实名举报信      

举报人:田俊巧,女,身份证号:130108196505191245,电话:18132288470

    刘 超, 男,身份证号:130102198903131233,电话:13230111680

被举报人:霍志强,男,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休门刑警队队长,电话:13832328890

      袁 鹏,男,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休门刑警队警官,电话:18832111989

      张春翠, 女, 身份证号:132325195711080666电话:13832102855

      赵大伟, 男,  身份证号:220422197604180413

张春翠诈骗钱财

2015年2月9日,张春翠女儿张青青以高息为诱饵,诱使张*(举报人田俊巧女儿)于2015年2月9日分三次以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到张青青、张春翠的个人账户上46万元。针对该46万元,张*与陕西鑫隆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债权人张*,债务人陕西鑫隆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地点是张春翠家,但是据举报人了解,该款项始终没有打进陕西鑫隆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账户。

2015年11月,张春翠称公司资金断链,还不上欠款,钱给了公司一个叫田小宏的经理

霍志强、袁鹏栽赃陷害,泡制“蓄意谋杀”案、“非法拘禁”案

2017年1日24日上午,张春翠、田小宏与我谈该欠款的事情,张春翠称钱给田小宏了,田小宏应和着。下午,刘超(张*爱人)下班后和赵大伟(刘超同学赵君毅、张立斌给介绍认识的,赵君毅是市局110指挥中心的)一起找到张春翠家附近饭店,继续商谈还钱的事情。在这过程,赵大伟让刘超回家拿鑫隆客的投资合同转换成田小宏个人借条,这明显是赵大伟替张春翠掩盖罪行,替张春翠办事。在换借条不成的情况下,在刘超回去找张*的半路上,赵大伟截住刘超到了一个饭店,酒菜赵大伟已经备好,连哄带骗的把刘超灌醉,还告诉刘超不要参与这事了,从此消失。

 

控告黑势力、打击保护伞!

 

刘超喝多回家,剩下张田一人,身陷狼窝。2017年的1月25号六点打电话给我女儿张*,张*、赵大伟、田小宏都关机从此十天联系不上,到2017年1月28号女儿还没消息,我们就去了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休门刑警队报警,说女儿被绑架失踪了,我们提出怀疑就是张春翠、赵大伟团伙人干的。在这十天里我们一直要求霍志强立案,一直没立。直到2017年1月31日,霍志强在我们央求下去建设大街布衣坊烤鸭店调取了监控录像,录像显示:张*和两个男孩进入过道左侧的包间,赵大伟、田小宏还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进入过道右侧的包间,过了大概二个小时他们才出来,叫上对面包间的张*和两个男孩一块下楼,赵大伟,田小宏前边走,张*最后,七人行走过马路都行动自如。霍志强在和刘超一起调完录像后,明确看到田小宏面色淡定,行动自如,未受制约,田小宏被拘禁从何而来,一个女孩被六个男人带走却是事实。通过录像显示,赵大伟、田小宏、张春翠明显是一伙的,他们从中设计把刘超灌醉回家,好把张田带走,制造假象,在这十天里,我们一直要求霍志强立案找我女儿,就是不给我们立案。霍一直声称,你家女儿保准没事还让我们放心吧,(有录音为证)霍咋知道张*没事?

 

控告黑势力、打击保护伞!

 

2017年2月2号早晨张*一个人回来了,完全变了一个人。长头发被剪,身上穿的衣服包括内衣随身带的包全部不见,精神极度紧张疲惫,语无伦次,受到了极大惊吓。等女儿稍微平静后我问女儿这几天去哪了,女儿说在烤鸭店吃完饭就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走到汽车旁,田小宏和赵大伟把她拉上车,也不知道路过那里去了哪里。在路上冷了让喝酒,还遭到了赵大伟的强奸和田小宏等几个不认识人的轮奸。

2017年的2月3号霍志强不知通过什么渠道知道张*回来了,给刘超打电话称:张*回来了这事没完,让拿上2万元下班后带张田到刑警队。晚上刘超带张田去刑警队,休门刑警队的袁鹏警官让刘超一个人在外面等,刘超说张*精神状态不好,需要陪同,袁鹏警官呵斥说张田涉嫌谋杀,已经立案,必须单独讯问,不能陪同。张*回家后又受到极大恐吓告诉我说:袁警官说张春翠带律师到刑警队,举报我涉嫌蓄意谋杀。在问我的过程张春翠和她带的律师也在,我没见过这阵势,被袁鹏、张春翠给吓晕过去,然后让刘超带我回家,第二天再录口供,详细说明怎么杀人抛尸,如果第二天不来刑警队,就去单位、去家里抓你们。第二天刘超和张*又到了刑警队,袁鹏等人进一步恐吓威胁引诱张田和刘超做笔录口供,不按他们说的就不让回去,不让睡觉,不让喝水,精神摧垮了。还几次半夜在睡梦中被刑警队袁鹏霍志强电话叫醒,让去刑警队配合调查,如果不去就去公司抓你让你丢工作,去你家抓你,让你住不下去。俩孩子被他们吓得精神崩溃,在2017年2月5号上午又受到了刑警队的极度恐吓威胁,吓得俩孩子回家就给我下跪,用祈求的眼神哭着妈妈救救我们俩,说我俩蓄意谋杀田小宏了,他们要两万元,霍志强说了:“不给就老传讯你们,你们也不用上班了,天天到刑警队报道,配合调查,24个小时你们要随叫随到。我就问张*,田小宏到底咋着了,张*说,车走半路上醒来就不见田小宏了。当时我好几个朋友在场,都说这钱不该给。霍志强威胁恐吓女儿使女儿精神崩溃,开始胡言乱语大喊大叫:“警察不要抓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没杀人”。看到女儿这样,女婿和亲家2月8号到市八院为其医治,诊断:急性应激障碍。从这事件后,女儿精神失常了,彻底被赵大伟黑势力团伙控制了,不但人被控制精神也被控制,被赵大伟及公司的人敲诈勒索了一百多万(有证据证明)不给就打,甚至还群殴女儿(女儿的微信有证据),身上成天伤痕不断,我曾问过她也劝说女儿远离他们,女儿说,远离他们会杀死咱们全家,我替全家挡灾,张春翠和赵大伟他们后台很大,惹不起他们,女儿精神失常至今,去年曾在河北医大、正定256心里医院、藁城市兴安中心医院医治。张*是否怕家人知道着急,不敢给我们说受到行刑逼供了?我坚持不给钱。田小宏是张春翠叫来给她挡债的,张*和田小宏没有债务关系,张春翠才是张田的债务人。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霍志强明显为张春翠掩盖罪行,颠倒黑白诬陷女儿。

2017年2月6号下午刘超和张*又被叫到刑警队,霍志强、袁鹏拿出一张立案通知单在女婿面前一晃说是立了非法拘禁田小宏案了,说以后随叫随到。刑警队发现无法要到钱,就依仗着立案通知单,通过张立斌(有前科)的社会人员持续给你女儿施压,本来女的就精神失常了,最后在刑警队和黑社会张立斌赵大伟的重压之下,张*终于崩溃,瞒着家里凑了2.5万。2月10日应霍志强要求转账到张立斌指定的*丽晏账号上,霍志强怕追查钱的去向,要求女儿必须持现金到自助柜员机操作转账,不能去柜台留下证据。霍志强还说,给你们立着案呢,如果以后举报反抗这就是你们的把柄,想抓你就抓你,吓唬得俩孩子也不敢向张春翠要钱了。霍志强目的达到了,张春翠目的更达到了。

 

控告黑势力、打击保护伞!

 

三、张春翠、赵大伟、霍志强、袁鹏捏造事实践踏法律

田小宏是何许人也,无从得知,都是张春翠说的,没有任何证明,田小宏明显是张春翠叫来给她挡债的,钱是打到张春翠的个人账户,霍志强为什么不去查明张春翠是否把钱给田小宏了,不管给没给钱,张春翠构成诈骗是事实,霍志强在办案中发现新案情没有立即查办,而是和张春翠、赵大伟田小宏等人配合捏造颠倒黑白的假案,不作为、乱作为、玩忽职守。

田小宏被非法拘禁,被蓄意谋杀,证据从何而来,女儿被六名男子带走,时刻都受着几个男人的强暴,我们要求立案找张田不给我们立。霍志强颠倒黑白给张春翠立案?既然立案为什么不追查,两年多了,当事人田小宏找到了吗?刘超被叫去当做嫌疑人讯问,现在什么进展,刘超和女儿是不是要背着一辈子的“嫌疑人”的名头。

24小时必须随叫随到,不到就去扰乱公民正常的工作生活,立案撤案易如反掌,蓄意杀人非法拘禁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霍志强滥用职权。

2019年年初我又去刑警队找霍志强询问此事进展,霍志强声称田小宏没找到,当事人没找到,非法拘禁的地点时间是什么?张春翠报案说非法拘禁你们就立?公安是为谁服务的?

通过种种手段栽赃陷害敲诈勒索钱财,以权谋私,制造蓄意谋杀罪名敲诈勒索了2.5万元。

 

综上所述:

 张春翠、赵大伟捏造事实,践踏法律,霍志强、袁鹏依仗公安职权,为非作歹,伤人谋利,结党营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恳请主管监察部门依法严惩严查。

如果需要进一步了解案情或者需要我方提供其他证据,我们愿意全力配合。我们的联系方式:18132288470     13014380748              

                                                         

                                                 举报人:田俊巧  刘超

                                           2019年3月18日

           

 

                                               

一、有霍志强等人的撑腰,黑社会头子赵大伟等人更加无法无天,为非作歹欺压百姓

本以为2017年春节的事情平息了,可是赵大伟等人还是不放过张田,逼迫张田在外称是大款的女儿,是他媳妇,让张田配合他在外做戏。在2017年三月初,赵大伟裹挟张田在她父亲单位眼皮底下开公司,一切费用张田出,还不让告诉家人,明显给张田爱人刘超及家庭成员的侮辱,对老实人的欺负,在耍我的傻女儿,蔑视我一家人。赵大伟先开建筑装修装饰分包公司,在到2017年大概十月份赵大伟参股石家庄慧上珠宝公司成为法人。原来的法人是尹红军,(过年女儿被拘禁的视频其中有尹红军)。赵大伟一伙是有组织的:他们有看场子的人员,通过张田微信了解,他们人员有:赵大伟,朱淑华(和赵大伟同居),尹红军,王杰。微信名雷子,微信名邱李(邱李还明抢了女儿名下的红旗车报警没人管直到现在,微信名尹格,微信名小智等人。该几个人均受赵大伟驱使,都称赵大伟船长,胖哥,他们有组织,还每人配有一个小手机,女儿去住院前夕,还得交给赵大伟。公司的一切费用还是张田出,就连赵大伟和情人的租房和生活一切费用也是张田出,张田在公司里不仅受到身体的伤害还经常受到赵大伟情人朱淑华和公司其他人言语刺激。让张田暴怒,张田像木偶似的被他们玩弄(有录音)。这事是一个精神病人被他们欺凌,玩弄,张田身边就是一群饿狼,谁都咬一口,大部分人都诈过他的钱,有张田微信为证,张田的信用卡公司会计薛林掌控者,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他们一伙儿所控制。在2018年三月份赵大伟逼迫女儿用娘家陪送的320宝马车贷款,还一车两贷,绿本行车本押到一个地方,车押到一个地,贷款利息张田换,到现在车找不到了,后来我们找到律师分析,车被赵大伟等一伙人自导自演给套路了。张田拿不出钱赵大伟又逼迫张田用家人买的保险贷款。钱都让赵大伟、尹红军拿走。张田拿不出钱就遭到赵大伟、尹红军及他俩情人的殴打甚至群殴,在2018年正月十五晚上,赵大伟又逼迫女儿拿钱,拿不出就掐住女儿脖子,差点掐死,有报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没人管!张田拍下了自己被打的照片,发给她的好朋友,诉说自已的怨气。张田敢怒不敢言,期间也想报警,但是处于他们的淫威还是没敢选择报警,张田爱人刘超也受到他们恐吓,也瞒着家人不敢报警,但是他们变本加厉,张田拿不出钱了让张田卖房子,直到张田还不上信用卡了银行打电话找我们,才知道女儿被他们敲诈勒索了一百多万,有赵大伟打给朋友承认花了张田一百多万的电话录音。明敲暗诈。女儿还不上钱,数次自杀未遂,两次写下遗书。张田晚上老是做噩梦,还经常被噩梦惊醒。经常喊叫:“妈妈他们群殴我,赵大伟打我呢,霍志强和袁鹏瞪眼训我,我没杀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精神身体的伤害,女儿彻底精神崩溃。看到女儿痛苦万分。又一次把她送精神心理医院医治。

我知道后,痛苦万分,我的可怜女儿呀,父母只顾自已身体忽视你了。中国必定是法治社会,我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举报他们。知道他们有伞罩着他。我于2018年4月30号给公安部写了举报信,在4月20号左右河北省省公安厅齐警官给我打电话,约定见面,我们给齐警官反映了情况。在河北省公安厅和我见面后,霍志强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此事,开始打电话斥责我,这期间我女儿还住着医院,赵大伟等4人在我家楼下大骂,(有视频)。还让他朋友转发给我一条短信恐吓我,短信上说:”不要牵扯姓霍的,给你家办了事,回头你告人家,畜生,真想玩看看警察先找到我还是我先找到他,没有田他咋吃饭都不会”。在这期间,霍志强还告诉我们他拿着张田2017年春节回来后张田打给张立斌的电话录音,霍志强告诉我说:“张田给张立斌说在那十天里和赵大伟搞破鞋了,不要告诉家人,不要告诉张田爱人刘超”,霍志强拿这句话相威胁还带侮辱我们的,我要求让他放听听,他说不到放的时候,霍志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我们不敢报警不敢举报。我给齐警官打过几次电话,说是这件事让石家庄市公安局办了,问齐警官那个部门管一直没告诉我们,事情搁置。

二、在2017年12月20号赵大伟又在石家庄市公安局新华分局北苑派出所有泡制了和休门刑警队如同一辙,请领导查办此案。

声声血声声泪也道不完赵大伟团伙黑恶势力的罪行。张大伟为首的黑恶势力这么猖狂至极,霍志强等人的蔑视法律,充当着黑势力保护伞,是我家几乎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使我的女儿还在惊恐中生活,求求领导给我家做主,换我家及全社会一片晴天,救救我女儿,救救我的家!

举报人:田俊巧 刘超

2019年3月13日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